Under The Priderock

 找回密码
 中国狮盟注册登记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楼主: TLK-Simba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04-9-18 09:40:13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原文:他悄悄地走到双胞胎儿子肩并肩睡的地方,小心地推了推木法沙。
更改:他悄悄地走到双胞胎儿子肩并肩睡的地方,小心地推了推木法沙。
算是冗余字符吧……虽然只有2字节大--b
原文:他突然感到背上原来暖活的地方冷下来
更改:他突然感到背上原来暖的地方冷下来
原文:So many peoples depend on me, and I must put their needs above my own. But it has been wonderful. It is always wonderful to be needed, especially when you always do your best to meet those needs. Someday you will know that feeling when I am gone.
原译文1(本章,整段):有多少人需要靠我的帮助,而且我将他们的需求放在首位。但她一直是那么美丽。一直是那么的令人神往,特别在你能够全力满足他人需要以后感觉她。有一天你将在我离开后了解这种感觉。
原译文2(第18幕,红色部分):被人需要的感觉是最好的,而努力去满足他们的需要是崇高的。在我离开后的某一天,你会明白的。”
同样一段英文出现了两种译法,这个问题一定得修正,必要时让Kovu来修改为上策。
自己先给个译文吧:
有好多人都在依靠着我,而他们的需要我必须放在第一位。但这样让我很惬意。被人需要的感觉是惬意的,尤其是在你尽你所能地施予帮助之后。在我离开后的一天,你会体会到的。
赞同与否就看大家了……
 楼主| 发表于 2004-9-19 11:35:51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CCC:TANABI的翻译保留,但暂时不在原文中更改,请KOVU尽快来翻阅之前的所有修改评论,做出修改.
 楼主| 发表于 2004-9-19 12:00:19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LBHIDDEN[0]LBHIDDEN[这个贴子最后由TLK-Simba在 2004/10/13 05:39pm 第 1 次编辑]

第三幕:没时间打盹
“米莎娜,云般洁白在大草原出生,像一生之中最美的爱的梦一样。那些有鬃毛的谁能在看了她的容颜之后保持缄默?米沙娜,名字都那么温柔,令人渴望。米沙娜,上帝的所爱。我的儿子们,小心她的魅力!”
                                ——拉玛,《狮子传奇》D部分
阿卡莎为塔卡而担心。母狮的敏感告诉她小狮子们的感觉,她知道塔卡有心事。 他只是机械地走来走去,一次又一次他避开了她的眼睛。然而还有些时候他会盯着它们看,似乎想要从深处搜寻什么。
连Ahadi都能感到有事情不对劲。他用鼻子调皮地推了小狮子一下,“有东西把你打趴下了吗,塔卡?”
“没有,陛下……”
“你可以跟你的老爸谈谈。我知道——一个故事怎样?你看……像那些过去伟大君王的故事。我和你说过墨可·格雷特梅的故事没有?”
“是的,陛下……”塔卡深深叹了口气。Ahadi想继续说什么,但阿卡莎对他摇摇头做了个“不”的口型。
Ahadi给了他儿子的面颊一个温暖的狮吻, “我爱你,儿子。你知道在你乖的时候,你可以告诉我任何事。”
塔卡则悲伤地看着他, “是吗?爸,你真的爱我吗?”
Ahadi咬着下嘴唇, “噢,上帝啊!难道你不知道吗?”深深的震惊让他盯着小狮子看了一会儿,然后后退了几步,面对着远处的群山跌坐下来。
阿卡莎则很快说了出来, “到底是什么事让你这么想?他当然爱你了!看看你把你爸爸伤害成什么样子!”然后她的口吻柔和了下来, “亲爱的,到底什么事让你想到他不再爱你了?”
“呃……我……” 塔卡可以告诉她事情真相,但那样她就会知道他偷看了他的父亲。这个念头在他脑海里转了几圈,然后他说道: “我只是问问而已,就是这样。”
静静地,塔卡在他心中盘算着到目前为止他做的每一件蠢事,并开始感到疑惑,究竟是哪一件把他打到了一生注定排行第二的位置上。难道是那次他没有告诉妈妈就溜走的事吗?或者是他把雅朱丽惹恼的恶作剧?说不定雅朱丽告诉了爸爸,即便是他求她不要那么做?他会有胆量问吗?不,当然没有。他本该还被蒙在鼓里。而且在爸爸告诉木菲决定的同时,一切努力都将只是马后炮而已。
中午,是塔卡午睡的时间,但木法沙像一只蚂蚱似的向他蹦过来。小孩子那永远用不完的精力像是要在他身上爆炸一样,而且他的心情很容易传染给他人:“塔卡,你得来看看哦!”
“看什么?”
“到底是什么,儿子?”阿卡莎慈爱地对着他咕噜。“又是一只刺猬?或者是猫鼬?”
“呃……那是个……”木法沙的尾巴抽动了几下,“没错,是一只猫鼬。”
“猫鼬有什么了不起的? 我们不是天天看见?”塔卡闷闷不乐地说, “中午了,热得能把你的大脑都烤化——如果你有大脑的话。”
“但这只猫鼬不一样!”木法沙狡黠地眨眨眼。塔卡看着木法沙尾巴抽动的样子——每当他说谎时那东西都这样。他半笑不笑地露了露牙,做出了一个歪曲的鬼脸。
“不一样是吗……”塔卡摆脱了自卑的心情, “我猜也是……可以吗,妈?”
“如果你能很快回来的话,今天你的心情似乎不太好。”
木法沙和塔卡像箭似地跑了——她几乎还没有说完,他们的动作把一群珍珠鸡吓得歇斯底里地乱窜。他们穿过了茂密的高草,时不时站起来确定方向,看上去像 “盒中小丑”那样。
小沙拉碧看见他们在草丛中,穿过了莎草,她知道有东西可瞧。穿过岩石她一头扎进绿色的海洋。不久就气喘吁吁地赶上了他们。
“嘿!有什么新鲜事吗?”她问道。
“没什么,”木法沙回答,他的尾巴又抽动了几下, “我们在练习捕猎。”
“每次你说‘没什么’时,你总是心里有鬼。”沙拉碧回答。
“我们要去看一只猫鼬。”还是塔卡主动说了出来。
“猫鼬?”沙拉碧疑虑地问道,她看见他的鼻子在抽动,很明显的说谎迹象。
“哦,这只不一样。”塔卡回答。
“我也想看看。”沙拉碧说道。
“噢,看你干的好事,笨家伙。”木法沙低低地吼了一声,给了塔卡脸上响亮的一下。塔卡咆哮着回敬了他一个。这只是用爪垫拍了对方,而没有用爪子。就像吃饱的狮子做的一样,但他们不久就真的打了起来。
木菲一向是比较强壮的一个,他打架也很正大光明。塔卡是他注定的对手。很快他们就开始了对耳朵和尾巴的撕咬。沙拉碧哀伤地开始在他们身边绕圈,这场架开始变得不那么正大光明了。
“停!马上停手!”沙拉碧显然很生气。 “照这样的速度我们别想看到那个笨蛋的猫鼬——如果真的有一个的话!”
她的话没有任何作用。咆哮开始变得更认真。塔卡输了,就像他以往那样,但他没有放弃的意思。
“叫我叔叔!”
“没门,直到你……哎哟!不叫我的名字为止! 仅仅比我个子大并不表示你比我聪明!”
沙拉碧吼道: “再不停手我就告诉你们的妈! 你们两个有时都是笨家伙!”
“我们只是开玩笑而已。”木法沙站在塔卡身上说。
“没错。”塔卡挣扎着钻出了兄弟的双爪,并狠狠地用爪子煽了木法沙一下。
沙拉碧仔细地看了看塔卡,他的耳朵上留着几滴鲜红的血迹,她开始像慈母一样为他舔干净血迹。
塔卡一向都能赢得沙拉碧的同情,但这一次他要表现得更成熟一些,“不疼。”
“你在流血啊!”
“哦,真的没有关系。”
“的确没有。”木法沙一边清理着爪背上的伤一边说,“好了,如果你坚持要跟来的话,树林里有一只蜜獾,很白……就像雪一样。记得纳加和萨法为了那头母狮大打出手的故事吗?就因为她有魔力,而且能让愿望成真。”
“你是说米莎娜?”塔卡想了想。 “噢,对了。但你不能和一只蜜獾结婚……不是吗?”
“当然不,我只是想要一个愿望。”
“那你要什么样的愿望,木菲?”
木法沙不好意思地笑了, “那就是我要你跟来的原因。在我加入过去伟大君王行列里的时候,我希望你能在我身边。爸要我在他死后当国王。”
“我都听见了,他告诉你那些的时候我躲在岩石后面听。”
“你不该老是偷看别人。”木法沙有些严肃地说,但他很快加上了几个字, “也许你此生不能成为国王,但如果那个獾真的让我们许愿的话,你可以在天上成为国王哦!”
“真的?”塔卡狂喜道, “你会为我这样做吗?那真是个很酷的主意!”他蹭着木法沙, “你是最棒的!你说你会给我半个荣耀国,我都听见了!”
“对,但是那是不可能的。别告诉别人我这样说过了。”
“我不会的!现在都没事了,但那真的是很棒!木菲,你是最好的!”塔卡笑着给他的兄弟一爪,两个又开始了摔跤比赛。狮子们都竭尽全力,但木法沙还是赢了,他把塔卡压倒在地。
木法沙打心里高兴,他没有许任何自私的愿望。看着被压倒的塔卡,他说道:“当爸爸告诉你我将成为国王时你最好装作吃惊的样子。要是他知道你偷听的话会揍你的。”
“我要和塔卡在一起,”沙拉碧说道,“要么我和他坐一块儿,不然的话我就把你们都揭穿。”
“嘿,那可是我将许下的愿哦。”塔卡从哥哥的爪下挣扎出来,过去蹭了蹭沙拉碧,“你有什么愿望呢?”
沙拉碧迅速将舌头舔了塔卡一下,“你会知道的。”
不久三个小朋友便消失在丛林的边缘。

CCC:这里好长,请校对人员耐心。
在WORD中首行缩进,要比加全角空格好些,虽然前者没有后者适应性强。以后都会使用缩进。
发表于 2004-9-19 14:29:22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原文:Have I ever told you about Moko Greatmane?
原译文:我和你说过墨可·格雷特梅的故事没有?
这个译名和狮子似乎有点不沾边。我的个人建议:长鬃墨可
原文:但木法沙像一只蚂蚱似地向他蹦过来。
更改:但木法沙像一只蚂蚱似向他蹦过来。
不信可以查字典,这里绝对不是“地”
原文:塔卡看着木法沙尾巴抽动的样子——每当他说谎那东西都这样。
更改:塔卡看着木法沙尾巴抽动的样子——每当他说谎那东西都这样。
语法问题……
原文:“没什么,”木法沙回答,他的尾巴有抽动了几下
更改:“没什么,”木法沙回答,他的尾巴抽动了几下
原文:“每次你说‘没什么’时,你总是心理有鬼。”
更改:“每次你说‘没什么’时,你总是心有鬼。”
原文:很快他们就开始了对耳朵和尾巴的咬。
“厮”代表“相互”,这里觉得用起来有点不通,麻烦TLK再看看。
原文:Not till you--ow!--stop calling me names!
原译文:没门,直到你……哎哟!不叫我的名字为止!
金山词霸2005:call sb. names  v.   谩骂某人
明显的漏洞:p
原文:沙拉碧吼到: “再不停手我就告诉你们的妈!
更改:沙拉碧吼: “再不停手我就告诉你们的妈!
以上~~
发表于 2004-9-19 14:58:27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总觉得“再不停手我就告诉你们的妈!”不太好听。
改为“再不停手我就告诉你们妈妈去!”比较好。
可能和原文不同,但是是中文。
发表于 2004-9-19 15:22:30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原文:I';ll tell your mother if you don';t stop!
DDSA的译文也不错。
发表于 2004-9-21 00:20:54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万分感谢TLK和Taka,SK花时间为我修正文章中存在的错字,TLK和SK因为电脑问题造成原来的资料丢失我也觉得很可惜,这种事情我也经历过,要不是它可能今天你们看到的Cotp中文版本还不是这样子的.呵呵...
我请大家修改的原意是希望大家帮我找错字,然后认为不通顺的地方指出,我看看能不能修改通顺.目的是不破坏原文语调口气的连贯性,毕竟大家翻译的Approach不同.我想由我直接推敲和修改会达到更好的效果,当然我不可能看出全部自己的问题.很多还是要大家一起找...
但是Tanabi,在这里我想提醒你一句我已经说过无数次了,在我同意之前,没有人有权对我翻译的Cotp进行内容本质的更改.你这样的行为再一次侵犯了我的版权.况且你的口气似乎已经把作品当作你自己的一样,这让我很反感!我的忍耐是有限度的,请不要拿我的耐心来作试验!
我衷心希望大家是提出不通顺的地方,我修改了征求意见.而不是随便拿即我的劳动,即便是厕上之作来大开杀戒.
发表于 2004-9-23 09:43:01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此帖解锁,相关事由请勿在此帖讨论.
 楼主| 发表于 2004-10-11 18:05:02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LBHIDDEN[0]LBHIDDEN[这个贴子最后由TLK-Simba在 2004/10/13 05:52pm 第 2 次编辑]

第四幕:洞穴
地洞的入口是一个阴森森的黑洞。木法沙试着向里走,但是地洞的入口只容得一般大小的小狮子勉强挤进去,而不是灵巧地钻进去。木法沙的体型比同年的小狮子都要大,要他到洞里去似乎是不可能的,他建议把那个蜜獾叫出来。
“里面有人吗?”
没有回答。
“出来吧,獾子。我都能听见你的呼吸了,我知道你在里面!”
他们等了一会,还是没有动静。
“走吧,”沙拉碧说,“这家伙不愿抛头露面。”
“等等,我想他只是躲着我们。”木法沙对着洞口喊,“我是王子木法沙!有一天我会成为国王的,现在你是我的囚犯了!你如果想获得自由的话就出来,让我和我的朋友许愿!”
他们可以听见朦胧的喘气声从地道里传出来。地洞土壁的反射让声音听起来像大海在海螺里的回音,而且那是一种既快又不高兴的频率。他们不知道下面的那位到底是生气还是害怕。
“他可能是个聋子,尊敬的陛下。”塔卡开玩笑似地说。“而你把我拖那么远就为了看一个在地面开口的地洞?我打赌那是只兔子,吓破胆的兔子。你还说我是个笨家伙?”
“但那里确实有一只白色的蜜獾,说实话!”木法沙看了看塔卡,然后是沙拉碧。“你们难道不信?我是说,他闻起来像是一只兔子吗?”
塔卡小心地嗅着洞口。他从来没有闻到过獾的味道,但他可以肯定那不是只兔子。奇怪又刺激的气味,他可能是任何东西。“我都走那么远了,”他说道,“我想如果我要我的愿望的话,我得下去。”
“你不会的。”木法沙看着黑洞洞的入口,竭力地克制着不住打颤。“他听上去似乎很生气。而且洞里漆黑一片,你一向怕黑。”
“你说谁?”
“我说我!行了吗?你总是以为土狼会抓住你。有时候你到半夜还不睡觉,在睡着了后又会做噩梦。”
塔卡的心像被刺了一下。他总是会因为噩梦中被土狼大卸八块而睡不着觉。而阿卡莎总会以母亲那敏感的听力察觉他的不对劲并第一时间在他身边,用她那充满母狮特有爱的吻来安慰他,而且让他把头枕在自己的肚子上,直到他听着母亲那像催眠曲似的呼吸声然后渐渐入睡。他从没有想到连木法沙都会被吵醒。现在一切都清楚了,塔卡挺了挺胸——他该做什么,已经不言而喻。
沙拉碧则把塔卡的畏惧看得一清二楚,靠在他身上她说道,“如果你不愿意的话,你可以不这样冒险。我肯定不会。”
“那是因为你是个女孩。”塔卡说道,不过他仍用亲切的目光看着她。然后他转身面对那漆黑的洞口。“我不怕黑,我不怕獾。我是头狮子,狮子不害怕……”他转身看着木菲,“……不管他的兄弟怎么想。”
低着头猫着腰,塔卡钻入了陡峭的过道。在他很不情愿的一寸寸前进时,他不停地说着,“我们不会伤害你,我们只是想要你给我们几个愿望,明白吗?我们三个,就只是三个愿望。”从地洞里传出来的呼吸声更快了,塔卡的也是。“对你这样的人物来说,三个愿望应该不成问题。我的意思是……为王国的未来实现三个愿望……”没有动静。“请说点什么。任何东西都可以。”
“喂,塔卡,”木法沙喊道,“你没必要这样冒险。”他把头伸入地洞,“我说你是傻瓜,我很抱歉。”
“是笨家伙。”沙拉碧更正道。
“管它是什么。”木法沙打断道,“嗨,塔卡,回来!我只是开玩笑说你怕黑而已!”他开始变得焦虑起来。“塔卡,我说过我很抱歉了,行了吗?现在马上出来,不然我要告诉妈了!”
“别挡着洞口。”沙拉碧说道,她仔细地分辨着里面传来的细微声音。“他在下面干什么?”
“我怎么会知道?安静。”
他们听见洞口深处传来塔卡的声音。遥远的,细微而又结结巴巴的声音。“我们不想伤害你。瞧,我兄弟木法沙将成为国王,而我只是他的弟弟。他认为如果我能和……”
一阵震动的声音从洞里传来,听上去像是咆哮。
“帮我一把,这里太黑了,我好害怕。”是塔卡的声音。木法沙他们不知道他是在和獾还是和他们说话。木法沙试着开始往洞里钻。
然而狭窄的洞壁不可能容下他的身躯。他开始在洞周围挖了起来。
“不要!”沙拉碧一把把他拖了回来。“洞口会塌的。”
“但是他有麻烦了。”
“如果他被埋在了里面才真叫麻烦呢。”沙拉碧看着洞口。“塔卡,你没事吧?”
“是你吗,沙茜?”
“请快点出来吧,求你了。如果你真的爱我,快出来。”
“马上出来。”
“不是‘马上’,是立刻!”
呼吸声又加快了。接着是移动的声音,然后就是一片寂静。过了会儿,木法沙看着沙拉碧说,“我以为他不会那样做,他不是很勇敢,就是笨的出奇。”
“他不笨,”沙拉碧斩钉截铁似的说道,“要不是你的乌鸦嘴说他笨,他才不会在那下面哪!他只是比你个子小,并不等于他比你笨!”她喊得更响了,“拜托你快出来!你在吓我!”
紧接着是一声威胁的吼声,伴随着小狮子痛苦的尖叫。“我走了!噢,上帝啊!放开我,放开我!你弄疼我了!”他们听见塔卡后退的声音。
木菲开始疯狂地挖掘。“塔卡!”泥土从他的爪下飞溅出来,他总算能够将头伸进洞里。“撑着点,我看见你的尾巴了!再退回来一点,还差几寸!”
木法沙抓住尾巴用尽全力往后拉,沙拉碧则抓住木菲的尾巴,尽可能不弄疼他并往后拖。塔卡跌跌撞撞地退出了洞穴,脸上尽是鲜血,一只眼睛从眼眶里突了出来。那只白獾跟了出来,但看见两头小狮子狂怒地对他咆哮。盘算着两对一的后果,他很不情愿的退回了洞穴。塔卡躺在地上打颤。“噢,老天!痛死了!谁来救我……我要妈妈!”
木法沙看着血肉模糊的眼睛,花了几秒钟让自己摆脱恐惧。“我去找妈,不,我看我还是最好先找玛卡狄。”他跑了几步又停了下来。“不对,那样的话他得走回来……你能走吗,塔卡?”
塔卡挣扎着站了起来,一瘸一拐地跟着他。血从他的脸上滴在草丛里。“我试试看……很远吗?”
“不远,跟着我就是了。”
 楼主| 发表于 2004-10-11 18:08:04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这个贴子最后由TLK-Simba在 2004/10/11 06:11pm 第 2 次编辑]

CCC:请问KOVU有没有统一人物名称的想法?统一用中文或英文?后面的文章英文开始多了起来.与前面对比悬殊.
对于这项工作不了解的可以去第 1 页的顶层阅览说明.欢迎任何人的加入!
看帖的同志回第 2 页看最底层我刚才新加入的第 4 幕,麻烦大家了!校对一下吧.
发表于 2004-10-11 21:04:38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目前感觉除了电影人物已经翻译完成以外其它还是用保留原英文名比较好.以后慢慢讨论名字.
发表于 2004-10-13 15:19:26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CCC:以下仅供参考
原:竭力地克制着不住打颤。
个人认为有点小语法问题,麻烦TLK看一下。
原:“但是他又麻烦了。”
改:“但是他麻烦了。”
原文是“But he';s in trouble”,所以估计应该是这个字。
 楼主| 发表于 2004-11-7 13:11:10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LBHIDDEN[0]LBHIDDEN[这个贴子最后由TLK-Simba在 2004/11/07 03:34pm 第 1 次编辑]

第五幕:预言
“世上有三件事是不能收回的。打翻的酒,射出的箭和说出的话。”
——纳所克斯格言
到玛卡狄的猴面包树还有很长一段路。灼热的阳光开始让血在塔卡的皮毛上结块,苍蝇无情的在他身边嗡嗡。他步履蹒跚,尽管他竭尽全力,他的勇气也只能支持他到这个地步。
“还有多远?”他问道。
“不远了。”木法沙回答。
“你上次就这么说!”塔卡开始不停地喘气,“好痛……你想他会有什么可以缓和疼痛的东西吗?”
“他什么都有。”沙拉碧说道,“别担心,塔卡。一切都会没事的。”
“到底还有多少路?”
沙拉碧走到他面前察看他的脸。连他那没事的眼睛都无法集中看东西了。她意识到他已经只能跟着木法沙的脚步声,“你必须继续走!”沙拉碧说道,“为了我。”
大量失血开始让塔卡进入了半休克状态。他的四肢开始变得软弱无力,“沙茜……我看我是不行了。”
“你一定可以的!”沙拉碧靠在他身上,“塔卡,听到过两头野牛和斑马的故事吗?”
“没有……”
“噢,从前有两头野牛,其中一头对另一头说道‘我打赌我能比你先让那匹斑马笑出来。’然后他就走到那匹斑马前说道:‘看着这个!’他倒立着对斑马做鬼脸,但那匹斑马无动于衷,猜猜另一头野牛干了什么?”
“什么野牛?我一头也没看见……”他跌跌撞撞,倒在了草丛里。
“站起来,塔卡!来啊,你得继续走下去!”
沙拉碧用鼻子推着他的腰,然后试着用爪子捅了他几下,她甚至开始拉他的耳朵,“站起来啊!”
“我不行。”
“你必须这样做!”她拧了他的后腿一下。
“哎哟!”他扭过头看着她。
“不起来的话我就再拧你。”
木菲把鼻子伸到塔卡的身子下推着。在兄弟的帮助下,塔卡站了起来,又开始步伐不稳地跟随着木法沙,“我能看见那棵树了。谢天谢地。”
狒狒法师玛卡狄正在教他年轻的弟弟拉飞奇如何用葫芦瓢中的水预知未来,这种被称为占卜的法术是预测未来最理想的方法。因为水像鸟一样飞起,在回到地面的时候,它已带着伟大先王的力量——用他们的话来说。就像狮子们能看见暴雨后地面的新绿一样。
玛卡狄在看见被血的小狮子和他的两个朋友时扔下了手头的工作,“拉飞奇,快,马上调药!”他靠近并仔细察看着塔卡:“噢,塔卡小主人,你到底干了什么?”
玛卡狄试着在塔卡的耳边挥手,然后又是另一边,“他看不见这边的任何东西,太糟糕了。但我也许能够治好它。”
玛卡狄从拉飞奇手中拿过了潮湿的葫芦汁,将它在地上一压,灰尘很快变成了泥土,他小心地将土放在手中。
“那是蜜獾的痕迹,”玛卡狄说道,“如果我看不清的话,我还能嗅出它的味道。”他摇摇头,“你们到底怎么会和蜜獾闹上的?应该知道他们很危险。”
“那是头白獾,”塔卡说道,“我想要一个愿望,就像纳加和萨法那样。”
“原来如此,”玛卡狄皱眉道,“你们不知道白獾和白色母狮有什么区别,所以就想要得到一个愿望,是吗?”
“那是我的主意,我希望我的弟弟能和我一样加入那些伟大的君王。”木法沙说道。
玛卡狄叹气道:“很高尚的情感。但所有的生命对先祖Aiheu来说都是珍贵的。他召集他们,将他们置于他所认为合适的地方。不只是根据他们的强壮和勇气,而是按照他们应有的灵魂来分配。如果你的灵魂充满爱和智慧的话,比你哥哥个子小并不是什么很不幸的事。”他拍拍小狮子,“勇敢些,孩子。”塔卡咬着牙,他紧闭着未受伤的眼睛,连耳朵都紧紧地贴在了脑袋上。
玛卡狄的动作很轻柔。清凉的泥土包围着塔卡受伤的眼睛,而且事实上的感觉要比塔卡预期的疼痛要轻得多。玛卡狄轻轻地一按,将仍旧没有固定的眼球按回了眼窝。十分小心的,他用葫芦瓢盛了清水开始一点点洗净眼周围的泥土,“不要老是转动眼睛,我的工作会很困难的。”
当眼睛周围的血迹被洗干净后,它又恢复了原有的光亮。玛卡狄取过一支不知名的树枝,再把它一劈为二后,一滴树脂流了出来。玛卡狄很娴熟地将它抹在伤口的周围,将创口小心地合拢,然后对着它吹了几下以确定伤口不会再裂开。
拉飞奇为塔卡取来了一葫芦瓢清水,玛卡狄往里面加了些生血止痛并防止感染的药草,还有一小撮甜甘草,最后又放上了点蜂蜜,“可能尝起来不怎么样,不过感觉会很好的。”
事实上塔卡觉得它的味道还是过得去,在大量失血并走了那么大一段路之后他口干舌燥,这么一葫芦瓢的混合液确实感觉不错。
对沙拉碧来说等待玛卡狄完成他的工作就像是隔了一世一样。她鼓起勇气问道:“那只眼睛会好吗?”
“拉飞奇,”玛卡狄说道,“你听见这位女士的话了,塔卡的将来会怎样?”
拉飞奇很紧张,这是他第一次为其他人占卜。他若有所思地望向水面,试着回忆他哥哥教他的一切。一阵风吹来搅动了水面,带着腐臭的味道。当水面再次平静后,他抽了口气道:“等等,我看见了……他告诉了我……”
“什么?”沙拉碧迫不及待地问道。
拉飞奇像着魔似地盯着水面。他的嗓音艰难而低沉,“前面的路长而远,对你微笑的人在你离他而去时凶相毕露。”他离开了盛水的碗走向塔卡,责难地用手指着他,“从靠不住的地方来的朋友,在你最需要的时候背弃你。第一个触碰你的人会招致毁灭,第一个给你爱的人会将它变为恨。”
“拉飞奇!”玛卡狄喊道,“控制它!那是恶灵!”
“愤怒是拯救你唯一的方法。”拉飞奇抓着塔卡的毛皮,对着他低低地说道,“用残酷的恨意来武装自己,去夺取你应有的,因为它们不会自己将自己奉上。”
塔卡挣扎着逃离了拉飞奇的双手,努力地想躲在木法沙和沙拉碧的身后:“不!不是这样的!告诉我不是这样的!”
玛卡狄疯狂地摇着他的弟弟,“停止!以上帝的名义,快停止!”
拉飞奇睁圆了双眼,像刚刚看到了鬼魂一样。几分钟以后他才恢复过来,“发生什么事了,哥? 我感到像是一根竹棒似的,有一双无形的手在挥舞着我!”
木法沙被吓出了一身冷汗:“真的像他所说的那样吗?那样的事真的会发生吗?”
拉飞奇走到木法沙和沙拉碧身后看着哭泣的塔卡,“不要害怕,我的孩子,” 他轻轻地拍着小狮子,“哦,上帝啊,那不是我在和你说话。那不是我。我爱你,我永远不会说那样的话。你也要让爱充满你的心,就像我爱你那样。原谅我,请原谅我。”他低声说道。
“我弟弟不知道他在说些什么。”玛卡狄坚持道:“他没有控制着水,而是水控制了他。闻到了死亡的气息么?邪恶的灵魂常常会进行诅咒,他们用半真实的话语将不幸带到这个世界上。当我能和你单独相处的话,我会为你占卜。”
塔卡抽泣着:“他们都那么恨我吗?”
“不,塔卡,”木法沙确信地说。他看上去有些不好意思,不过他仍旧继续道:“我们都爱你,即使你总是惹麻烦。”
“如果那是真的该怎么办?”沙拉碧问道,“如果是半信半疑的话,那么这话还有一半仍旧是真的咯?”
“全是谎言。”木法沙走到他弟弟身边将爪子搭在他肩上,“看吧,我是第一个碰你的人,我也是你最要好的朋友,现在你该不用担心了吧。”
“还有,我是最爱你的。”沙拉碧旁若无人的大声说道,“我们长大以后,我会嫁给你。”她不假思索地舔了舔塔卡的脸,血的腥味让她意识到她的过失,“噢,塔卡。你还好吧?”
塔卡盯着她,然后歪了歪头。他笑道:“我能看见你了!两只眼睛都能看见!”他亲热地蹭着沙拉碧,“你不会让我伤心的,沙茜,不是吗?”
“再过一百万年也不会。”
塔卡轻轻地用舌头碰了碰她,“我发誓我们将永远在一起。你是认真的,我们会结婚不是吗?”
“是的,塔卡,那本来是我的愿望。”
他笑了,“我想我得在回家的路上好好消化你的话了,但是那是值得的。你和我一起回去吗?”
“当然。”沙拉碧回答。
“爸不会揍你的,”木法沙说道,“他是不会打受伤的人的。不过你的确应该在我叫你出来的时候就出来。或许下次你会听我的话。”
“是啊。”他凑近木法沙,“很明显吗?你认为妈妈会发觉吗?”
木法沙仔细地察看着,似乎他在尽力让自己的脑子想出点什么,但是好像没有用,“她肯定会知道的,我看八成会留下一个伤疤。”
两头小狮子一蹦三跳的拥着塔卡走了。在他们离后面包树有一段距离时,拉飞奇开口说道,“我很确信我看到的,哥哥。我不知道我为什么会把它说出来,但我肯定它的确存在。”
“我知道,”玛卡狄回答,“但一般情况下灾难往往是在道出了天机以后才发生的,你没有祈祷先人的保护,你把自己置于未受保护的状态下开始了占卜。而那正是恶灵所期待的一刻,他们出现并说出他们的诅咒,把天真无邪的脑子里头填上了错误的,足以制造麻烦的思想,有时真的应该说‘沉默是金’。”
拉飞奇低着头,“我为我自己犯下的过错感到十分的懊恼,哥哥。难道我不能重新来一次吗?我能够做些什么?”
玛卡狄走回了余波未尽的水面,他低下头深深的凝望着,但很长一段时间,他什么也没有看见——满脑子的担心让他无心凝神。然后一阵和风带来了甘甜的清香,带来了讯息。在风停止后,神圣的神灵用他的力量驱散了阴影。
玛卡狄敬畏地看了看水面,“拉飞奇,如果你能听见Aiheu的声音就马上集中注意力。粗心大意就像是一根短枝——它是永远无法够到你想要的真理的苹果的。”
年轻的狒狒跪在地上:“说吧,我的陛下。”
“解铃还须系铃人……你的一生将会为你一时的粗心而奔波忙碌。牛奶和淤泥能够很快地混在一起,但是它们可以立刻分离吗?你的话让牛奶无法下咽,但我并不会因此遗弃你。因为牛奶和淤泥都是我创造的,我会让我认为合适的人来分开它们,到那时候,一切都会被解决。”
发表于 2004-11-7 15:09:31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TLK-Simba修正的很好,记得每次保存文档记录噢.
发表于 2004-11-7 15:27:02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CCC:以下供参考:
原句:玛卡狄在看见被血的小狮子和他的两个朋友时扔下了手头的工作
(落下了几个字)
原句:“不要害怕,我的孩子”
(缺个句号)
原句:难道我不能从新来一次吗?
改:重新
以上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狮盟-Under The Priderock  

GMT+8, 2019-1-17 00:20 , Processed in 0.12066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