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The Priderock

 找回密码
 中国狮盟注册登记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123
返回列表 发新帖
楼主: TLK-Simba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复制链接]
 楼主| 发表于 2004-11-7 15:34:29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被血的小狮子”,个人认为应该没有错误,被血,可以理解成“满脸是血的小狮子”。其他的修改好了,TANABI很细心喔!
Kovu请过来指正一下。
发表于 2004-11-14 16:25:19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看样子可能是我对这个词义不了解:p
不过从金山词霸里收的例子来看,这个词义好像在文言文里更多见一些。
 楼主| 发表于 2005-5-6 23:12:27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这个贴子最后由TLK-Simba在 2005/05/06 11:14pm 第 1 次编辑]

第六幕:象征
让有着猎手本能和敏锐嗅觉的父母察觉不到脸上的伤疤并不是不可能,但至少是很难的。当塔卡向他妈妈解释发生的一切时,他看得见阿卡莎眼中充满了伤痛,这既让他伤心又让他高兴。当看到充满了爱和同情的眼泪时,他总是能感觉到一种奇怪的快乐。她一把将他拉到身边,并用母亲特有的方式亲吻着他。
Ahadi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很早就离开了。塔卡暗暗地期待着他会为将木法沙作为他的继承人而感到内疚,并且重新考虑在两个人中到底是哪一个更勇敢。然而父亲在出现在洞口时只是简单地说了句:“我回来了。”
阿卡莎用她的舌头保持着创口的清洁,但是尽管如此,塔卡仍旧感到他的每一次心跳都能感到伤口的疼痛。塔卡呻吟着,每一个动作都可以让他感到疼,他想睡觉,但是在这种糟糕的情况下他最多只能打个盹而已。
“还要疼多久才算完?”
“我不知道,宝贝。”阿卡莎又开始温柔地舔他的眼睛。“我得问问玛卡狄有没有什么止痛药。”
“我受不了了……”塔卡说道,“不管他有什么,请快一点。我的脸像火烧一样,头疼得要命。”
“我不知道沙祖去了哪里,我会在你爸爸回来时马上让他去取的。”
“他去哪里了?”
“我不知道,但是我可以猜到……”
“我希望他能快点回来,越快越好。”
“我也是。”塔卡闭上眼,又开始试着入睡。
沙拉碧走了过来:“他怎么样了?”
“正在休息。”
“伤得很厉害吗?”
“是的,可怜的宝贝。Ahadi回来时我会让他去玛卡狄那里取药的。”
“还是我去吧。”沙拉碧坚持道。她并没有请求,也没有等王后的回答就前往远处的猴面包树。
塔卡浅浅的睡意再次被噩梦所打破,他的四肢抽动着,耳朵和尾巴不停的颤抖。“这里漆黑一片……”他咕哝到,“让我走,放开我!”阿卡莎不知道是不是该弄醒他,但是有人在她犹豫不决时捷足先登了。
“儿子,醒醒!”
塔卡翻身睁开了双眼,是他的父亲,用他那褐色的眼睛看着他。他满身尘土,嘴角还留着血迹,他的鼻子被抓,还在流血。塔卡被吓了一跳。
低头看看他父亲的身边,那头白色的蜜獾满身血迹地躺在他身边。
“他不会再伤害你了。”
“爸,你还在流血啊。”
“我有吗?”他只是笑了笑,“这家伙在我找到他的隐蔽出口后显然有些拼命了。是我的鼻子吧。”
“是的。”塔卡忍不住又开始掉眼泪。“我爱你,爸。”
“我也爱你,你是相信我的,不是吗?”
塔卡冲上前去将他的脸埋在了父亲的鬃毛里,亲吻着他受伤的鼻子,不停地蹭着他。“保证我们永远是朋友,好吗?”
“哦,或者说是发誓。”他给了塔卡一个爽朗的笑。“现在感觉好点了吗,小伙子?”
“当然!”
正在那时,Yolanda出现在他们面前。她看了看塔卡的脸,失声叫道:“天哪,他出什么事了?”
塔卡惊恐的将头扭了过去。
发表于 2005-5-12 10:26:11 | 显示全部楼层

[注意]荣耀王国编年史修订工作开始*所有人都进

[这个贴子最后由Tanabi在 2005/05/12 12:09pm 第 1 次编辑]

CCC: 以下仅供参考
原译文:Ahadi并没有说什么,但是他很早就离开了。塔卡暗暗地期待着他会为将木法沙作为他的继承人而感到内疚,并且重新考虑在两个人中到底是哪一个更勇敢。然而父亲在出现在洞口时只是简单地说了句:“我回来了。”
原文:His father Ahadi left early without much to say. Secretly, Taka had hoped he';d feel a little guilty for making Muffy his heir, and reconsider whom is the bravest of the two. Insted , all Ahadi did was say, "I';ll be back."
个人意见是“I';ll be back”应该是"我会回来的"而不是表示现在时的“我回来了”。

原译文:“哦,或者说是发誓。”他给了塔卡一个爽朗的笑。“现在感觉好点了吗,小伙子?”
“当然!”
(少了两句对白)
正在那时,Yolanda出现在他们面前。她看了看塔卡的脸,失声叫道:“天哪,他出什么事了?”
塔卡惊恐的将头扭了过去。
原文:
"Better yet, I';ll swear it." He smiled broadly. "You feeling better, champ?"
"You bet!"
"Now do you want that story?"
"Sure!"

Just then, Yolanda walked up. She glanced at Taka';s face, and before she could catch herself, said, "Oh my God! What happened to him??"
Taka quickly hid his face in horror.
这个故事应该就是之前关于"Moko Greatmane"(墨可·格雷特梅)的那个吧。不知是Kovu疏忽了还是有意省略了呢?

另外The Spirit Quest实在应该更新了………………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狮盟-Under The Priderock  

GMT+8, 2019-1-17 00:30 , Processed in 0.110998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