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nder The Priderock

 找回密码
 中国狮盟注册登记

扫一扫,访问微社区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搜索
热搜: 活动 交友 discuz
查看: 1578|回复: 7

半截小说《潘达利亚》

[复制链接]
发表于 2014-6-27 15:03:34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本帖最后由 SIMBA 于 2014-6-29 07:26 编辑

最近许久没上山口山了,一直在激战,有时候夜深的时候静下心来的时候才能想起过去的岁月。上次听Taka讲述患有尿毒症的牧师妹妹在雷霆崖上的最后一次赏月,让我心里往事那一幕幕的激情涌上心头。写此小说纪念下我那永远的潘达利亚,可能故事会有点不靠谱,跟真正的魔兽世界历史不符,那也就是我的一些偶感而发吧


序言
无尽之海中,一座庞大的岛屿在云雾中时隐时现,无论从什么地方看这座岛屿都没有什么起眼的地方,但是是错觉还是眼花,小岛居然渐行渐远,原来这是一座能动的小岛,说是一座小岛,但并不是小岛,那是一只硕大无比的海龟——神真子,爱冒险的熊猫人世代居住的地方。
在神真子的背上,依然演变成了一座小岛,有山有水,有一座座美丽的村庄,而我们的故事也就从这些村庄中悄然开始了。
在岛上有一种最大的建筑叫五晨寺,据说是冒险熊猫人的先祖刘浪所建,在他的东北方有一座小小的武馆叫尚喜武馆,而他的创始人尚喜禅师是岛上年纪最大的熊猫人,据说他的传说有很多很多,但是他是怎么来到岛上的却很少有人知晓,这一日,尚喜禅师出现在武馆不远的一座村庄—武松村,与他一起的还有一位健硕的熊猫人,只见他一身洒脱的武僧服饰,头戴斗笠好不威武,在武松村靠海的悬崖边上一顶橘红色的热气球在空中轻轻摇曳似乎正在等待他的主人临幸。
  “好啦,送到这好了”武僧回过头看了看尚喜禅师。脸上的表情很复杂。
  “呵呵,那就万事有劳了!”尚喜禅师用手做了个揖。
  “我们之间还用说有劳么?只是…”武僧叹了口气,摇了摇头登上了崖边的气球,解掉了绳索,气球被释放了,腾空而起,随着气流越飘越远。
  尚喜站在崖边目送着气球的离开,眼见着气球已经飘出了视野,尚喜禅师从腰间摸出一块红亮的徽记,徽记长时间的摩擦已经看不出什么了,尚喜拿着徽记看了看,喃喃道:“轮回开始了..”徽记轻轻从大师的手中滑落,消失在茫茫的大海中。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15:05:33 | 显示全部楼层
第一章:离乡
美丽神秘的潘达利亚大陆常年被一层浓雾环绕,但是今年的这几天,在大陆东北部的翡翠竹林的上空,浓雾渐渐散去,一顶小小的橘红色的气球,朝蜜桃村的上空飘了过来,而在蜜桃村的山脚下,一群山猢狲正在进攻一座小小的农场,而从地表上正不断的散发着一股股的黑气,而山猢狲被这些黑气影响越发变得狂暴不堪,不一会这座农场就被夷为平地了,山猢狲抢走了所有能拿动的东西,烧光了所有能点着的东西,所有的活物都被活活打死了。留下的只有一片死寂。
三百公里外的晨芳村
晨芳村坐落在青龙寺的不远处,村子里一片安静祥和,古老的熊猫人世世代代都住在这个美丽的地方,夕阳西下,家家户户的烟囱里都开始冒出炊烟,熊猫人热爱美食,基本上不论什么时候做饭、吃饭成了他们生活中仅次于睡觉的头等大事,陈的一家也不例外。
“哦不,”陈 云龙摇摇挂在椅子把上的酒壶,里面只发出一丁点液体碰撞容器的响声,小得可怜的响声,这对陈来说简直就是折磨,陈颓废的瘫在椅子上,拔开壶塞,吸干了酒壶里最后的那一口啤酒。这时陈的孩子陈 灵龙从里屋进来,一脸的喜悦,陈很高兴,将酒壶抛给孩子,说:“灵,去找村长,就说前天打赌输的啤酒现在该还我了,帮我把这两壶酒灌满”说罢就从腰间取下另一只酒壶也丢给了灵龙。
灵龙很高兴,为什么呢,因为村长的女儿晨雪儿跟他是发小,灵龙从小就很喜欢跟她玩,因为最近长老说保护潘达利亚的迷雾最近不知为何变淡为了保护大家,都不许小孩子出门,灵龙有小三天没跟雪儿玩了,就很高兴的一蹦一跳的走了。
灵龙来到晨芳村的荷花池边看到不远处有一小团亮光,一会红一会青,不清楚怎么回事,走近了一看,原来是村子里刚搬来的李,李的一家居住在四风谷,因为不时会有螳螂怪骚扰就远途跋涉来到了翡翠林安居在晨芳村,靠海捕鱼,李的父母要捕鱼经常不在家,因为是半路搬来的,跟周围的孩子不熟悉,李也一直很孤僻得自己一个人玩,这个孩子很奇怪,孤言少语,经常自己一个人在荷花池边发呆,今天晚上周围没人,李又自己一个人呆呆得看着荷花想事情,他的手就在池水中不停得拨弄着,在他陷入沉思的时候,他的手发出淡淡的青色的光,随着青色光芒的映照下,池水开始变得冰凉,最后渐渐竟然结起了冰,当结冰后,李的手又发出红色的光,然后原本结冰的池水又开始融化沸腾起来,池中的荷花经受不起这种突来的冷热交替,渐渐在李的面前凋零枯萎了,李看到荷花枯萎突然惊醒,发现身边站着好奇的灵龙,李的脸腾地一下就红了,撒腿就跑远了,灵龙回头看着远去的李,然后看看还在一半冒着冷气的池水和一半冒着热气的池水,若有所思,然后自己伸出手来搅动了一下水,在将手举到自己眼前,心说:真是个有趣的家伙。然后看看不远处的山坡上,晨芳村长家的灯亮了起来,突然想起自己还有两个酒壶需要灌满,于是转身离开了,而他身后的池水经他的搅动冷热渐渐融合,形成一个阴阳太极的摸样,渐渐散开了。
今天傍晚,晨芳村长的家里来了一个外乡客,这名外乡客自称是陈•风暴烈酒,他带来了一个十分震惊的消息:“地煞开始活动了,山猢狲被他们蛊惑,现在正在蜜桃村一带活动,相当暴躁,我估计不久就会蔓延到这边了,这边最好做好准备,让孩子和女人先避一下”村长被他的消息惊到了,将信将疑,陈•风暴烈酒看到他怀疑的神情,将自己的斗笠取下,村长这才看到这名外乡人也是位熊猫人,而且在他的眉宇间流露着一股正气,渐渐将顾虑放下了,与他商讨起来:“我们这里的煞,虽然很多年前很是横行,但是已经被我们的祖先封印很久了,区区的山猢狲应该不会唤醒他们。”陈•风暴烈酒宁起眉头:“可能是一股更强烈的负面情绪刺激了他们,我看到不远处有几艘船正在打仗,似乎在争夺着什么,”村长低头不语,突然间想起了什么:“怎么会这么巧”然后打开后窗,探头远望:“正巧赶在青龙两代交替的时候,在这个时候青龙寺的灵力是最弱的时候.” 陈•风暴烈酒赶紧跟上:“我们得赶紧加快人手建造青龙世纪柱,好让青龙尽快转世才行,”村长为难得说:“本来我们村里的人手就不够用,如果又要建造又要防御,恐怕很难做到两全啊” 房间里顿时无语,陈•风暴烈酒低头想了一下,拿定了主意:“建造的事情我看我来想办法吧,村长就负责好村子和青龙寺的防御吧。”村长点点头。
这时灵龙从外面跑了进来,一进门被眼前这名陌生的男子撞了正着面,被眼前这名威武的熊猫人给惊呆了,但是很快灵龙认识到了自己的失态,稳稳了神情径直走向村长将两个酒壶丢在桌子上:“村长,我爸说要你把这两个酒壶装满呢。他说这是你几天前欠他的啤酒。”说完抱手胸前歪着头打量着陈•风暴烈酒,村长微笑着把酒壶拿到里间,这时村长的女儿晨雪儿听到了灵龙的声音,急忙从楼上跑了下来,两个孩子的笑声顿时充满了房间的每个角落,
“灵龙~你好久没来找我玩了,我爸也不许我出门,一个人在家里可没意思了。”
“雪儿~你家里来客人了,好猛的样子啊”
“说的是啊,也不知道他从哪里来的,我没见过他呢,你呢”
“我也是,可看他不像坏人”
“傻瓜,坏人两个字还能可在脸上?”
“那倒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
两个小家伙不顾陈•风暴烈酒的尴尬,围着他不停得激烈讨论着。
“恩恩,”陈•风暴烈酒清了一下嗓子:“在下陈•风暴烈酒,找村长商议下事情,绝对不是坏人.。”
“没错,孩子们”村长看到陈•风暴烈酒的面漏尴尬,过来给他解围:“孩子们,趁天色还早,我跟你们的风暴烈酒叔叔还有些事情要谈,你们就在前面的水池边玩玩吧,千万可不许跑远了。
“好的。”两个孩子异口同声的喊道。晨雪儿回过头对陈•风暴烈酒笑笑说:“再见,威武的外乡人”然后就跑了出去。灵龙抓起桌子上的酒壶,扭过头也对陈•风暴烈酒笑了笑说:“不好意思,不打扰你们了,再见风暴烈酒叔叔”然后头也不回的追雪儿去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15:08:47 | 显示全部楼层
好久没写东西了....越发感觉自己词穷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27 15:09:55 | 显示全部楼层
送走了那两个淘气包,陈•风暴烈酒定了定神情,跟村长又聊了一会,看天有些晚了,临走的时候,陈•风暴烈酒戴上斗笠走近了村长,对村长说:“还有件事情,我知道迷踪岛的事情,可能最近会有一批难民要送到岛上,不知道晨芳村这里有没有需要撤走的人。”村长低头不语陷入沉思,盘算着撤走的人。
就在这时,陈•风暴烈酒似乎差就到了什么异样,冲出屋子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突然冒起了火光,耳旁也响起了由远及近山猢狲的叫喊声,心里暗暗吃了一惊,实在没想到会这么快,地煞的蛊毒已经将近一半山猢狲的心智给蛊惑了,村长似乎也发觉了异样,从屋子里冲了出来,发现了远处的山火和漫山的山猢狲,,村长着急的叫道:“坏了,那两个孩子还在外面,我得赶紧找他们回来!”陈•风暴烈酒拦住他,安抚道:“不要慌,那两个孩子我去找,你是村长,赶紧召集人手保护村子要紧!”说罢,一个垫步临腰,飞快的就朝不远处的荷花池奔去了。
灵龙和雪儿这时正在村外的百果林玩耍,突然听到身背后传来一声声窸窸窣窣的声音,灵龙抬起头一看,看到背后站着两只神情狂暴而且呆滞的山猢狲侦察兵,这种侦察兵个头小,但很是机警,很少这样贸然出现在敌人面前。而灵龙和雪儿也从来没见过山猢狲,只是听大人描述过,知道坏了,两个人站起身来撒腿就跑,两只山猢狲侦察兵本来突然狂暴起来,吼叫着冲了过去,小熊猫人的体力不错,但是速度却远没有山猢狲快,眼瞅着看远远到了晨芳村的村大门了,其中的一只山猢狲侦察兵在树枝上一荡,落在了他们面前,身后的那只山猢狲也不远了,前面的山猢狲抓起身边的石头,举过头顶,朝他们吼叫着露出尖锐的獠牙,灵龙灵机一动,同时拧开两只酒壶的壶嘴喝了一口,然后一口烈酒结结实实喷在前面张大嘴的猴子脸上,同时手一扬将怀中的酒壶的酒洒向后面的那只。前面的山猢狲愣住了,而身后追来的那只也惊了一下,灵龙拉着雪儿一掉身朝另一个方向跑去,而身后的那只猴子脚却没有停下,跟前面拦路的那个撞了个正着,两个山猢狲顿时乱了阵脚,等站起来他们两个孩子已经跑远了,两个山猢狲愤怒到了极点,怒灌瞳仁,两只眼睛血红,身上散发出更加浓烈的黑气,用更快的速度朝两个孩子追去。
为了逃命,两个孩子无法只得朝大海的方向跑去。
雪儿边跑边回头望向晨芳村的方向,眼瞅晨芳村的亮光越来越微弱,心里不住得恐慌、焦急。一不留神被脚下的树根绊倒了,灵龙听到响声急忙回头,看到雪儿倒在地上挣扎着爬起来,而两只猢狲侦察兵也离他们越来越近,情急之下,灵龙扯下季在腰间的酒壶奋力朝猢狲扔了过去,酒壶打翻后两只猢狲一个踉跄,两只眼睛被烈酒熏得睁不开,跑起来跌跌撞撞,速度也明显降了下来,灵龙瞅准机会急忙拉起雪儿,继续往海边跑。
海边越来越近了,只要跑到海边就会找到住在哪里的翔龙骑士团,那样自己和雪儿就安全了,灵龙心里默默地给自己打气,但是眼看着身背后的猢狲离他们越来越近,马上就要追上他们了,这时灵龙下定决心停下脚步,对雪儿说:“你快走,到海边去找人,我在这里拦住他们。”雪儿看了看大海的方向,对灵龙摇摇头:“不行,我不能丢下你一个人在这里,如果我们两个在一起或许能脱身,你一个人无法应对他们的”
就在他们两个犹豫的时候,猢狲已经追了上来,两只猢狲并没有因为追赶而疲劳,反而身上被一股黑气笼罩着,血红的眼睛死死得盯着两只年轻的熊猫人,伸长了尖锐的爪子,猛得朝灵龙和雪儿扑了过来。
灵龙发现不远处的地上有一根木质的扁担,随手拎了起来,沉下心来,静静对雪儿说:“雪儿,你相信我吗?”雪儿看看他,原先慌张的感觉消失了,觉得也不再害怕了,点点头:“我相信你,龙,我也会帮助你的”灵龙笑笑:“是时候露一下我爸爸教我的东西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29 15:16:55 | 显示全部楼层
灵龙抓起腰间的另一只酒壶,朝猢狲们用力得摔了过去,猢狲又被摆了一道,想起原先吃的亏,顿时愤怒无比,全超灵龙扑了过去,这反而正和灵龙的想法,这样一来雪儿就安全了,因为猢狲被酒气熏得睁不开眼睛,第一击灵龙轻松躲了过去,扁担一起一落将一只猢狲砸到在地,然后双手接过扁担,横起来接住了另一只猢狲迎面而来的爪子,然后扁担一转,便将猢狲全身的力卸走了,一转身一扁担重重砸在猢狲的腰间,也给砸在一边,这时另一只也爬了起来,抓起地上的一块大石头就朝灵龙扔了过去,灵龙冷不经走神被这块石头重重砸在肩膀上,手一软,手中的扁担滑落,另一只猢狲瞅中时机朝灵龙扑了过来。
在同一时刻,徐徐的海风,变得异常寒冷,呼呼的吹着地上的草,草被寒风吹拂,被地上突来的寒气冰冻,而带来这种寒气的主人,呼啸得从他们身上跑过,一跃跳到灵龙和猢狲之间,落地时,双掌击地,双掌中的寒气,迅速游走,变得无比凌厉,将所到之处凝结,冰在地上迅速蔓延开来。将扔石头的猢狲双脚冻在原地,然后一转身,伸出另一只手,将手放在扑过来的猢狲的胸口,手中的热能突然炸开,将猢狲炸得远远的,倒在地上昏了过去,灵龙定神一看是刚才湖边玩水的李,刚想说句谢谢,突然感觉受伤的肩头变得轻松了许多,扭过头去一看发现雪儿将手敷在灵龙受伤的肩膀,肩膀上的淤青变得淡了许多,灵龙对雪儿投向感激的目光,发现雪儿在偷偷得打量着李,灵龙突然想起救他的李,心里尴尬起来,急忙想说:“谢谢——”还没说完,被冻住的猢狲已经将一只脚挣破的寒冰的束缚,而另一只也晃晃悠悠得爬了起来,眼看马上就要清醒了,李对灵龙和雪儿示意他们跟着他,然后快速朝海边跑去了。
年轻的熊猫人,攻击并没有什么技巧,只是本能得将自己的能力发挥出来,灵龙一行人知道自己的能力,是无法战胜猢狲的,只有躲藏起来等待救援,这时他们三个就都在一堆草垛中躲藏起来,而猢狲追到这里失去了目标便四下搜索起来。
“你的伤怎么样了?”见猢狲消失在视线之内,李觉得安全了,便小声询问起灵龙的伤情。
“好多了,”灵龙感激得对李笑了笑,随声转动了一下刚才受伤的肩膀,肩膀伴随着转动发出轻微的咔咔声,“没想到雪儿你还有这种技能”,灵龙转头看了看满脸通红的雪儿
“我小时候跟我妈妈学过一点急救的技巧,只能治标不能治本的,你别再使劲动了”雪儿急忙伸手去掏腰间的口袋,拿出一瓶装着红色的液体的小瓶子,将小瓶子中液体轻轻倒在灵龙的肩膀然后掏出一叠亚麻布做的绷带,温柔的缠在灵龙的肩膀上,灵龙顿时感到原先还有些胀痛的肩膀顿时有一丝丝凉意轻抚,疼痛顿时消散而去。
李看看灵龙悄声说:“如果你们两个还能跑,待会等猢狲走远,你们就跟紧我,我带你们去找我的养父母。他们是金莲教的人,会保护我们的”
灵龙和雪儿诧异的看着李,从来不知道李家庭情况的两人顿时了解了为什么李平日会那么孤僻。
 楼主| 发表于 2014-6-29 15:38:25 | 显示全部楼层
李看看一脸惊讶的两人,摇摇头,接着说:“如果我们没能找到他们就跟猢狲碰上的话,那时候我们就要靠自己了,到那时候你负责牵制住猢狲,”李指了指灵龙,灵龙点点头,心里不是很痛快,心说:“哎,谁让人家救了我们”看灵龙没有异议,李看了看雪儿:“你的能力很重要,一定不能引起猢狲的注意,悄悄给我们援助,如果被猢狲发现你就朝我这来,我会控制一下他们,到时候你就逃得远远的。”
说完李发现周围一点声音的没有了,发觉不好,但是那时为时已晚,一直猢狲一把将草丛中的灵龙拉了出来,然后用力甩得远远的,灵龙只觉得上下气血翻腾,天旋地转的,“龙!”雪儿大叫道,急忙朝灵龙跑去,情急之中雪儿的双手泛出金色的光芒,李急忙运起身体里那种神奇的力量,将手中的寒气达到最高,寒气将空气中海风送来的丰沛的水汽不断快速的凝结,不消2秒达到高峰,当这只猢狲发现时,李已经将这富有杀伤力水冰箭射了出去,重重砸在猢狲的身上,冰箭,夹杂着水与寒冰满满当当浇在了猢狲的身上,猢狲顿时感到全身的关节仿佛都被冻僵了,全身冰冷麻木起来。李再接再厉,运起强筋的寒气,并将寒气送到猢狲身上,猢狲身上的水汽顿时被寒气凝结,并不断加厚,渐渐将猢狲栋在了一个大冰坨坨里,李看猢狲不能再动弹了,便长长吐了一口气,想看看远处的灵龙情况如何,突然发现地上泛起黑色的魔气,冻住猢狲的大冰坨也被这股黑气影响开始龟裂起来,李知道自己无法长时间控制住它,急忙跑向灵龙,与此同时,灵龙渐渐清醒了,睁开眼看到雪儿正用双手按住自己正在流满鲜血的腹部,血已经止住,伤口也渐渐愈合,而这一切全因为雪儿那充满神圣光芒的双手,灵龙摇摇晃晃挣扎着坐了起来,看了一眼跑过来的李,坚定得点了点头,与李二人并排站立着,手中紧紧握着那条扁担,灵龙回过头去笑笑对雪儿说:“雪儿,谢谢,我们两个的后背就交给你了”雪儿点点头。
 楼主| 发表于 2014-6-29 15:39:33 | 显示全部楼层
轰的一声,冰块碎裂了,满身黑气的猢狲低着头大口大口的喘着气,灵龙看看李说:“我先来!”说罢,抄起扁担一跃而起,这时猢狲突然觉得耳旁起风,发觉不好,只见灵龙好一招贯日击,重重将扁担砸在猢狲的肩膀上。猢狲一个踉跄,只觉得原来冰冷麻木的肩膀此时却变得火辣胀痛,而自己的下巴仿佛不是自己的似的,因为灵龙借势用扁担的另一头一个掉头由下而上重重拍在猢狲的下巴上,猢狲这下彻底没了方向,灵龙再接再厉,扁担似雨点密集得砸在猢狲的头上、肩膀和背上,然后鼓起全身的力量一记贯日击重重敲在猢狲的太阳穴上,猢狲只觉得耳朵里嗡嗡响,无数的金星在眼前晃悠,这时灵龙大喊一声:“李,好了没有?”这时远处的李,双手正运起热能,将热能不断挤压充入,热能在里的手中爆发了,一下子从李的手中蹦越而出,冲着猢狲扑面而来,这时的猢狲被灵龙的一击打得晕头转向,突然感到一股热辣辣的热浪扑面而来,瞬间热浪点燃了猢狲面部的毛发,烧的猢狲叽喳乱叫,急忙把脸埋在土里,等猢狲再抬起头来面部的毛发被烧得一根不剩,猢狲不由更加的愤怒,而那股的黑色煞气,也因为猢狲的愤怒变得更加浓烈。
猢狲愤怒得露出尖牙、利爪。全身的血管鼓胀,两只眼睛变得通红,灵龙退到李的身边,喘着气:“我们的攻击似乎不起什么作用,只能痛不伤,反而更加让他愤怒啊。”李凝眉注视着自己冒着热气的手,似乎想着什么,眼见猢狲就要冲过来了,李静静得对灵龙说:“尽量拖住他,我会用我最后的招数招呼他,如果击中他我想应该能结果了他,但是这招准备的时间会很长。”
灵龙笑了笑:“放心,我就是你的盾牌”
李对灵龙笑笑,抛去所有的杂念,闭上眼睛,沉下心来,耳边仿佛响起一个声音:“孩子,加油!你能行!”李的双手重新积攒起炙热的能量来
灵龙看了看不远的雪儿,雪儿的目光也变得无比坚定,灵龙的心里不觉变得特别宁静,灵龙回过身来,将刚才积攒下来的气运了起来,这时一股股青色的气围绕着灵龙,灵龙压低身子一个翻转来到猢狲的面前,猢狲早就防备着灵龙的扁担,一把就抓住了扁担的一头,谁知又中了灵龙的心意,灵龙将扁担借势一转,猢狲大半个身子就全留给灵龙了,灵龙将刚才积攒的气全数运在了双腿,大喝一声:“幻灭踢!”瞬间猢狲的左边身子就留下了几十个脚印,胸前的肋骨也被踢断了,肩膀脱臼垂了下来,猢狲整个身子也退出好步。但是这并没有让猢狲停下来,猢狲依然咆哮着朝灵龙冲过来,灵龙使用幻灭踢后只觉得全身仿佛泄了气一般,双腿变得灌了铅一般沉重,如果是正常的话,灵龙用完幻灭踢猢狲理应倒下,但没想到猢狲变得更加狂暴,灵龙只得咬紧牙重新与猢狲扭打在一起。
在一旁担心得看着灵龙的雪儿,好像听到一丝奇怪的声音,定神一看发现是李,李双手中的热能越来越高,李还不停得将热能压缩固定在自己的双手间,终于热能爆发了,发出一声声响声,李的双手也燃起烈火,双手的烈火又被牵引到了双手间的热能漩涡中,周而复始,李的双手产生了一个极具破坏力的烈焰球。
战在一边的灵龙和猢狲,也发现了李的火球术,猢狲立马判断出这招如果砸在自己身上的会有怎样的后果,急忙丢下灵龙冲向李,灵龙又怎会让猢狲得逞,用贯日击砸在猢狲的脚踝,顺势一把抱住猢狲的双臂,朝李大叫道:“李,快点,我快撑不住了!”
李的手中,火光四射,无数的火舌从他手中的烈焰球中窜出,引燃了周围枯草和,在火光中李猛然睁开眼睛,看到他的正前方灵龙正用最后的力气死死抱住猢狲,李的脑海里又浮现了那一幕幕在四风谷时的惨状。
“快离开,会伤到你的”
“不行,别管我!”
“灵龙!!”
“我说了,快离开!你会死的!”
“快点,啊!我快撑不住了”
灵龙抱住猢狲的地方,突然感到无比的疼痛,仿佛是千万把刀子贯穿自己的手臂!已经是最后关头了灵龙声嘶力竭的朝李吼道:“孬种!快点给它个痛快呀!!”
李运完最后一道热能,周围本来燃烧着野草的火焰,搜的一下全部牵引到了李的掌中,李的掌中爆破了,从中蹦发出一颗硕大的犹如太阳般炙热的火焰球,朝猢狲和灵龙飞去,火球所到之处无不破坏燃烧,短暂瞬间的飞行,像一颗流星,重重砸在猢狲的胸口,发出一声声巨响,在猢狲背后的灵龙,感到了被无比巨大的力量撞击,再也抱不住猢狲了,两个人被轰出十几米倒在地上,猢狲的身上燃起熊熊大火,而灵龙在躺在不远处动弹不得了。
 楼主| 发表于 2014-6-30 13:11:16 | 显示全部楼层
四下静悄悄的,远处树林里的鸟儿也被火球最大的爆炸声,惊得群群乱飞,雪儿和李,在原地呆呆的看着,李的双手被自己的火焰反噬,烧得黢黑,眼见猢狲身上的火焰渐渐熄灭了,而灵龙还是一动不动,雪儿害怕了.
“灵….龙?”雪儿紧张极了,慌张得跑到灵龙的身边。
灵龙脸朝下趴在地上,貌似没有呼吸的迹象,脊背上也冒着屡屡青烟。雪儿跪在他的身边,轻轻推搡了灵龙一下,灵龙还是一动不动,一副已经气绝身亡的架势,雪儿的脑中蹦出个可怕的想法:“灵龙死了?"
“哈哈哈”突然灵龙一骨碌翻坐起来,指着他二人哈哈大笑起来,
“混蛋!吓死我了!!”雪儿眼里擎着泪水,怨怨盯着灵龙。“都什么时候了,开这种玩笑!”
“哈哈哈,被我吓到了吧!!”灵龙爬了起来,拍拍身上的土,朝他们两个人走了过来。见灵龙没事,李悬着的心也放了下来,长长得出了一口,看着雪儿和灵龙打闹,自己的内心也有一种暖暖的感觉,雪儿替灵龙擦拭着脸颊的土,两人来到李的身边,灵龙看着李的双手,拍拍李的肩膀说:“伙计,你这招还真够劲,厉害啊,以后我们就是兄弟了!怎么样,兄弟我这块盾牌还够硬吧?”李笑了笑,朝灵龙的胸膛来了一下“以后再有这种情况可别说我手下不留情了!”
“哎呦,打死我了,哈哈”灵龙还沉浸在刚才的兴奋中,三个人欢笑着簇拥在一起。
正在他们欢笑的时候,本来应该死透了的猢狲尸体却散发出一股股邪恶的煞气。煞气在尸体的周围举而不散….
“行了,别闹了,别忘了,还有一只猢狲,我们还是赶紧离开吧。”最后还是李了解现状,提醒了一下他们。
经李一提醒,灵龙才想起自己还处于危险之中,也不再欢笑了:“没错,我们还是赶紧走把,雪儿你替李处理下他的手吧。”
三人携手正打算离开,突然灵龙察觉到背后一股杀气,一回头眼前只看见一直利爪,巨大的利爪,黑色,巨大,撒发着无比浓烈的煞气,灵龙本能推开身后的李和雪儿,自己举起扁担上去迎那只不祥的利爪。
啪的一声,扁担应声而碎,利爪击碎扁担后。深深得插在了灵龙的胸膛,灵龙一把抓住那只已经贯穿他身体的利爪,定神一看,眼前是一只应该被封印很久的煞魔!
“你们快走,快走,快去找人!”
灵龙的胸膛不停得向外冒着血,感觉自己的气越来越短,双手已经快使不出力气了,意识也渐渐模糊,就在自己快要消失意识的时候,灵龙看到在雪儿和李的身后出现一个高大威猛的身影。
“快…跑…”灵龙吃力得喊出这两个字
李也突然发现身后站着一个人,猛回头,他看到一个穿着类似影踪派衣服的男人,然后感到一股风吹后,那个人已经将煞魔的利爪齐刷刷折断,将灵龙救了下来,轻轻放在雪儿的面前,而那只煞魔因为自己的利爪被折断,居然不知疼痛,反而愤怒无比,朝这个男人扑来。
天上的云被风推走了,月光洒下来,通过月光,雪儿看到了这个男人,居然是傍晚来到他家的那个人——陈•风暴烈酒!
“翔龙在天!”风暴烈酒大喝一声,一种无比罡正之气将他托了起来,他像一直青龙一般朝煞魔扑了过去,煞魔被这股罡正之气顶住,一直飞像远处的崖壁,身体深深得印在了崖壁的石头里,很深很深…煞魔断气了,煞气四散,露出一只断臂的猢狲。
“咳咳…”灵龙在雪儿的怀里不住得咳嗽,从他的鼻子,嘴巴还有胸口不住的往外冒血,
“雪儿….你们没事吧…”灵龙感觉自己的意识渐渐消去,朦胧间,看到雪儿那挂满泪水的脸。
雪儿感到灵龙的身体正在失去活力,痛哭起来:“怎么办,怎么办…“
“他已经伤到肺了,要赶紧替他治疗..!雪儿!!你要振作起来,这里只有你能救他!”
“我要救他!我要救他,神啊,我一定要救他!”雪儿痛苦着,拼命得按住灵龙的胸口,不让血再流出来,但是刚才的奇迹并没有发生,灵龙的气息越来微弱了。李不忍心看了,站起身来将脸朝向大海的方向。
“不!!不…不要!神啊,让我留住他…!呜呜呜…..”雪儿发现灵龙已经没有了气息,趴在灵龙的尸体上痛哭起来。

这是什么?
这是什么,这么温暖?雪儿?是你吗?不要哭,我会永远守护你的….

一个雄厚的声音轻吟着:轮回转世……


                                               完

本版积分规则

小黑屋|手机版|Archiver|中国狮盟-Under The Priderock  

GMT+8, 2019-1-24 05:45 , Processed in 0.101814 second(s), 19 queries .

Powered by Discuz! X3.2 Licensed

© 2001-2013 Comsenz Inc. 技术支持 by 巅峰设计.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